在唐朝"貞觀之治"時期,“官吏多自清謹。制馭王公、妃主之家,大姓豪猾之伍,皆畏威屏跡,無敢侵欺細人。商旅野次,無複盜賊,囹圄常空,馬牛布野,外戶不閉。又頻致豐稔,米鬥三四錢”。唐太祖又"去奢省費,輕瑤薄賦,選用廉史,使民衣食有餘,則自不為盜",還有魏徽、杜如晦和房玄齡的幫助,使唐朝達到歷史上的盛世,以致“此皆古昔未有也”。

而現在,已經到了21世紀。現在的社會日新月異,但人民的生活水準似乎沒有趕上社會的發展,貧富差距日益擴大,犯罪率也不斷上升之時,我,幻想能有一個“太平盛世”。

但,這個理想的“太平盛世”並不是《禮記·禮運》中的“大同社會”,也不是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。我認為,理想之中的太平盛世,應是一個公平競爭合作的社會。人與人、團體與團體、政府與政府之間,既能進行公平競爭,又能進行相互合作,實現團體、社會的雙贏,從而使社會高速發展。並且,人人都能夠熱愛祖國,互相尊敬,尊重事實,尊崇真理,尊敬老人,愛護小孩,遵紀守法,誠信待人,對不同人、不同文化以包容理解的姿態去對待。

官員應為人正直,為民著想,真正做實事,做好事,認真聆聽百姓的聲音;人們也應能夠自由表達出他們最真實的心聲。我們來看看《禮記·禮運》的大道之行也的部分:“大道之行也,天下為公,選賢與能,講信修睦。故人不獨親其親,不獨子其子,使老有所終,壯有所用,幼有所長,矜、寡、孤、獨、廢疾者皆有所養,男有分,女有歸。貨惡其棄於地也,不必藏於己;力惡其不出於身也,不必為己。是故謀閉而不興,盜竊亂賊而不作,故外戶而不閉,是謂大同。”據這篇段落,我們可以確切的說:官員應是人民的公僕,是應該為人民服務的;另一方面,各行各業會更加認認真真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;每個家庭都會變得和和美美;人與人之間相互信任,互相關愛。

在生活方面,人人都遵守交通法規,尊崇社會公德;物品價格不再被一些不法人士抬高,人人都能達到小康的生活水準;住房不再是難題。而在商業體系上,再也不會存在那些爾虞我詐,會變的更加誠信、真實,給顧客真正的實惠;金融體系會更加穩固,不容易崩潰,市場經濟穩步的上升,國家社會體系更加穩定,人人都能可以公平公正的應試、應聘、競爭、投票,並不使用非法的手段來取得成功。

這,就是我所認為的大同社會。這就是,我理想中的太平盛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