拆除的記憶

---
date: Jan 18, 2019
tags:
-
---

這次回老家S城,忙完事情後,趁着還有些時間,在老家逛了一圈。穿過熟悉的小巷,卻發現曾經熟悉的人民醫院舊址,變成了一座與這座城完全格格不入的大商場——它的現代化設計和仔細拋光的大理石地板,在這座古城中央顯得極其奇怪和不適;圍着它繞了一圈,與人民醫院相關的東西,被拆除的一點也不剩。

我小時候因為體質差,時不時就生病。爸媽總是不得不把哭鬧着的我送到人民醫院,次數頻繁到甚至電梯阿姨都認識我了:到後來小學時,每次去人民醫院,她總是會笑着和我打招呼,説着:“阿彬,又來了?”我總是尷尬地滿臉通紅,輕輕地點頭。她接着一定會笑着扭過頭,然後熟練的按下3樓的按鈕——那是耳鼻喉科門診的樓層。醫院裏醫患關係部的K叔也總是很照顧我,他是我爸媽的朋友,每次我來看病時,總會給我帶些糖。他的辦公室在人民醫院裏的大寺廟裏,我總是覺得這座寺廟十分神奇——這麼大的,有5層樓這麼高的寺廟,是怎麼造起來的?可惜的是,這些小時候的疑惑和記憶,和和人民醫院一起,被埋葬在了這華麗的現代化商場的地下深處。

在人民醫院舊址的旁邊,便是S城人都知道的D大街。我赫然發現,曾經提着"D街夜市"的銅製標牌已經消失,而D大街的兩旁已經死死的焊上了鐵質護欄。趕緊問了下附近一直在這開店的老闆,才知道政府“為了市容”取消了這座城市有歷史的夜市。

我歎了口氣。

小時候,我總是會期待夜幕降臨,因為這意味着D街夜市要開始了。大約下午5點左右,你走到D大街,就可以看見小販們推着三輪車,在自己攤位的位置停下,開始支起攤子,掛起已經泛黃的鎢絲燈;整條D大街,在夜色完全黑下來之前,就已經被攤位燈光點亮了。每個攤位都會售賣不一樣的東西:小玩具、裝飾品、電器、服裝、書籍,就像一個填滿了寶藏的洞穴一樣,等待着你去探索。每次吃完飯,我總是喜歡跑到夜市,帶着爸媽或是外公外婆給的零錢,在夜市上買幾本自己喜歡的圖畫書。每天賣的書都不同;今天不買,明天的書可就不一樣了。

只是,我從來沒想到,在將來的一個明天,一本書都買不到了;這座夜市,也終將只剩下留給我的回憶。

回到外公住的宿舍樓,欣慰的發現這裏並沒有什麼大變化。這是一座建於70年代的宿舍,是屬於S城化肥廠的第一員工宿舍;化肥廠本身,已經在我讀小學的時候就完全關閉拆除了。對這座宿舍的外牆,雖然已經粉刷了很多次,但歲月然是給他留下了很多痕跡;於老員工們來説,這是最後珍貴的記憶。我外公總是和我説,這是S城的第一棟混凝土建築;當時的他,作為優秀員工,自豪的成為了這座宿舍的第一批成員。對於我來説,這是我從小長大的地方;這是充滿回憶的地方,是我一切開始的地方。

我走到了熟悉的門前,打開了門。

“外公,我回來了!”

外公坐在桌旁,抽着煙,沉默不語。

他翻了翻一旁的一疊紙,抽出了其中一張,擺在了桌上。

這張紙的標題是,“S城化肥廠員工宿舍清拆通知”。

Navigation

Not the Footnote

The site is proudly powered by Hexo and using a site strcuture from the Hexo theme called Nayo.

The site is powered by the glorious CSS from bettermotherf**kingwebsite.com with some tweaks. Censored the f-word for good.

This site is hosted on Digital Ocean. Deploy your next app in seconds. Get $100 in cloud credits from @DigitalOcean using my link.

Custom Stickers, Die Cut Stickers, Bumper Stickers - Sticker Mule

Possibly the Footnote

Main | Access | RSS | Sitemap
2008 - 2020 | Patrick WU Jinming